<menu id="7ag27"><input id="7ag27"></input></menu>

    1. <label id="7ag27"></label>

        1. 张玮珊:“台独”畏惧的“凌友诗”现象

          2019年03月18日 16:42:00来源:中国台湾网

            《远望》杂志社研究员张玮珊在“中时电子报”发表文章指出,今年北京两会,最受瞩目的是具台籍身分的委员凌友诗。凌友诗委员透过她的三个体会,即?#26434;?#20013;国一脉相承的法统、中华民族的道统及其?#21019;?#36817;代中华民族的苦难中,总结出:“世界?#29616;?#26377;一个中国,全中国的唯一合法代表政府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。”由于凌出身于台湾的背景,使其发言更具意义。再继卢丽安以后,凌友诗再次以台湾人参与进入大陆政治体制这样的角色,出现在公众的视野,这个现象绝不是“台独”乐见的。

            因在“台独”打造的世界里,中国?#36879;?#26159;一个“连中国人都不愿意待的地方?#20445;?#20294;当越来越多台湾人,选择到大陆去学习、就业、生活,越来越多台湾人在中国复兴的舞台上发光发热,那么“台独?#21271;?#36896;的那套瞒天大谎便不攻?#20113;啤?/p>

            尽管媒体争议的焦点,恶意地放在凌发言的风格上,然而熟识她的人都知道,她平时说话方式与会议上的发言基本一致。媒体放大的焦点,无非是凸显自己的肤浅及无知。凌友诗是一个有担当、有责任感的人,敢于直面大问题,对社会的观察有独到的见解及犀利的判断,她内心存在着一个名副其实的女侠性格。以中国人的话来说,就是孔子说的“君子?#20445;?#24815;于以小人之?#30446;创?#19968;切事物的台湾“朝野?#20445;?#26159;不可能看得懂她的。

            关于凌委员谈的三个体会,我也谈谈我的三个体会。

            第一,当凌有?#19994;?#39321;港对大陆成就进行补课时,正逢我开始接受李、扁一手打造的“去中国化”教育之时,我们这一代对台湾史的记忆,无非是日本的建设及国民党的迫害。而近代中国的苦难,则不存在我们的记忆中。如果无法体会近代中国的苦难,就无法明白一个统一的中国对中国人而言有多重要。如何重新使台湾人站在中国人的角度理解近代的中国,是非常重要的,台湾的命运与全中国的命运始终祸福与共、唇齿相依,台湾与中国的历史不可能分开来看。如果现阶段“台独”的“去中国化”教育无法扭转,那么就让赴陆台湾人重新进?#23567;?#20877;中国化”教育。

            第二,如今的台湾,“台独”大行其道,“统”派?#29976;?#22260;剿,大陆要如?#30031;?#21046;、遏制及精?#21363;?#20987;“台独”分子,是非常迫切的问题。如果要期待国民党能拨乱反正,无异于是?#30340;?#27714;鱼,期待民进党改邪归正,更是与虎谋皮。今天的大陆,不仅有能力,也有责任必须担起“吊民伐罪”的责任,举善?#25237;瘢?#25165;能使民心安定。如此两岸的和平统一才有希望。

            第三,台湾人今天所习以为常的公民身分,已非“中华民国人?#20445;?#32780;是“非中国人的台湾人”。凌友诗提的“法律关联?#20445;?#27491;是以“法理统一”来反制“法理台独”。未来在尚未统一之时,如?#38382;?#21488;湾人体?#31995;?#33258;己的中国公民身分,需要大陆认真去思考及研议。

          [责任编辑:李杰]

          相关内容

         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

          关于我们|本网动态|转载申请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法律顾问|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86-10-53610172

          必威与万博哪个更安全

              <menu id="7ag27"><input id="7ag27"></input></menu>

            1. <label id="7ag27"></label>
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menu id="7ag27"><input id="7ag27"></input></menu>

                    2. <label id="7ag27"></label>